<meter id="kb7vl"></meter>

            第一卷、谁家有男初长成! 第720章、击剑?

            作者:柳下挥 作品:火爆天王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看着飘荡在唐重两根手指头间的那根黑sè毛发,卢滋?卡迪拉克很想骂一句:香蕉你个巴拉!

                他之所以敢和唐重赌注,是因为他对自己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充满信心,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让巴黎铁塔白天亮灯,让香榭尔大街奢侈品店提前一小时关门,一个电话让市长成为自己的酒会座上宾——他们能够比拼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可是,他要自己做的仅仅是拔下他的一根鼻毛。

                一根鼻毛?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那他就不是智慧过人的卢滋?卡迪拉克了。

                他恼羞成怒,脸sè憋得通红,喝道:“你在侮辱我?”

                不仅仅是卢滋?卡迪拉克,就连旁边站着的秋靖闻和秋意寒也被唐重的这个动作给——雷倒了。

                秋意寒好奇的是,他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根鼻毛的?都没看到他摸过鼻子啊。

                秋靖闻吐血的是,他怎么就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对付别人呢?#20811;?#24590;么就能够想出这样猥琐的手段来欺负别人呢?

                他的鼻孔那么小,卢滋?卡迪拉克怎么可能从他鼻子里面拔出来一根鼻毛?

                而且,唐重又不傻,别人在动手的时候他不会躲避吗?

                三个人都有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25300;?#36785;?”唐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手,手上的那根毛发也掉落在地。“为了我和卡迪拉克先生的友谊,我已经找了一件最容易做的事情。怎么到了卡迪拉克先生那边就成了侮辱?”

                “我承认我做不到。但是,你能够做到吗?”卢滋?卡迪拉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刚才?#30007;?#20026;是耍赖。你要是能够在我鼻子里拔下一根鼻毛才算——”

                卢滋?卡迪拉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鼻孔猛地一痛。

                然后,就看到唐重手里捏着两根细小的毛发。

                “不好意思,好像拔多了。”唐重说道。

                ?#21834;?br />
                “卡迪拉克家族是法国贵族,卡迪拉克先生不会说话不算话吧?我们的赌注是不是可以兑现了?”

                “你——”卢滋?卡迪拉克现在已经不是生气了,而是憋屈。

                刚才他还骂唐重不过如?#32781;?#35828;他们华夏人除了造假一无是处,没有任何的竞争力。

                可是,因为他的无耻无赖,他现在在他手里连连吃亏,简直是让他快要抓狂了。

                “我觉得这不公平。”站在一边的埃尔?拉法兰说道。他早就来了,只是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既然卢滋?卡迪拉克?#25954;?#25104;为这篇故事的主角,他也不介意让他多出一些风头。无论是唐重,还是卢滋?卡迪拉克,都不是他?#19981;?#30340;对象。

                唐重眼神玩味的看了埃尔?拉法兰一眼,?#23454;潰骸?#25289;法兰先生,怎么个不公平法?”

                “因为语言方式的差异,卡迪拉克先生误解了你的意思。这样的比赛原本就建立在并不公平的基础上——谁出题谁就是赢家。如果是卡迪拉克先生先出题,他直接要和你用法语对话,那样的话,输的一定就是唐先生了吧?”

                埃尔?拉法兰是个聪明人。他把卡迪拉克的输定义为‘因为语言方式的差异’,这让卡迪拉克?#30007;?#37324;一下子就好受多了。至少,不是自己智商不如别人。

                另外,他提议卡迪拉克和自己再比一场。那就证明在这件事情上他不?#25954;?#21776;重和卢滋就此结束。

                “一直输到赢为止?”唐重在心里冷笑。

                “应该有一场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双方的条件一样,而且所有人都能够见证,这样才会让人觉得公平。输家输得心服口服,赢家赢得光明正大。贵族的名誉是伟大而圣洁的,不容一些小手段的玷污。”

                埃尔?拉法兰说话的同时,暗地里对着看向他的卢滋?卡迪拉克比划了一个冲击的手势。

                卢滋?卡迪拉克眼睛大亮,大声说道:“不错。做为一名光荣的骑士,我要和你决斗。”

                “怎么决斗?”唐重?#23454;饋?br />
                眼神诧异的看向埃尔?拉法兰,心想,如果不知道的?#32781;?#36824;以为这?#19968;?#26159;自己的队友呢。他就是这么坑人的吗?

                做为一名?#25300;?#20043;?#32781;?#21776;重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卢滋?卡迪拉克的身体?#27053;觥?#20182;没有根基,下盘不稳,不像是练家子。就算是十个卢滋?卡迪拉克一起上也不够他虐的。

                有个猪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对手还有个猪一样的队友。感谢上帝,感?#35805;?#23572;?拉法兰。

                “击剑。”卢滋?卡迪拉克无比肯定的说道。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不会输了。

                击剑是从古代剑术决斗中发展起来的一项体育项目,它结合优雅的动作和灵活的战术,要求运动员jīng神的集中和身体的?#24049;眯?#35843;xìng。

                击剑在古代埃?#21834;?#21326;夏、希?#21834;?#32599;马、阿拉伯等国家十分盛?#23567;?#20013;?#20848;?#30340;?#20998;蓿?#20987;剑与骑马、游泳、打猎、下棋、吟诗、投枪一起被列为骑士的七?#25351;?#23578;运动。

                十四?#20848;停?#22312;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出现了一个令人眩目的骑士阶层,他们以jīng湛的剑术纵横天下,博得了广泛的美誉。此后各国贵族纷纷效仿,一时间成为上流社会的时?#23567;?#20197;致于发展到贵族之间解决纠纷,动辄拔剑相向,一剑定生死。

                卢滋?卡迪拉克是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对骑士jīng神非常的仰?#21073;?#24515;中更是无限向往十四?#20848;?#30340;那种贵族文化。所以,他去学习了骑马、击剑等贵族运动,并且期待着这项活动大放光彩的一天。

                现在,机会不就来了吗?

                “我可以拒绝吗?”唐重皱眉,?#23454;饋?br />
                “不可以。”卢滋?卡迪拉克以为唐重害怕了。得意?#30007;?#36947;,说道:“好男儿应该在战场,光明正大的?#34121;罰?#32780;不是用拔一根鼻毛这种低?#20570;?#40842;的事情来决定胜负。”

                “我承认好男儿应该在战场光明正大的?#34121;貳?#20294;是,请你不要攻击拔一根鼻毛这种事情很低?#20570;?#40842;——这也需要技术含量的。卡迪拉克先生,你不就没有做?#21073;?#19981;是吗?如果你能够做?#21073;?#19968;定不会这么说吧?”

                “拿剑来。”卡迪拉克愤怒的喝道。“我们用剑术比高低。”

                “既然这样——”唐重正准备答应,却发现他的两只手臂上各自握上了一只小手。

                “唐重,不要答应他。?#40763;?#24847;寒?#30007;×成下?#26159;关心。

                “别上他们的当,他们想逼你?#22836;丁!鼻?#38742;闻也顾不上此时和唐重的关系看起来无限的亲密?#29992;亮恕!?#21346;滋是击剑高手,他在巴黎击剑界很有名气,每年都会参加贵族击剑比赛,多?#25991;?#22870;——”

                “贵族击剑比赛?”唐重差点儿没有笑出声音。?#27604;唬?#29616;在他得严肃,得忐忑,得表现出自己对这项运动没有任何的胜算。

                这样,他才能够获得更多的回报。

                他的脸sè难?#22467;?#30447;着卢滋?卡迪拉克说道:“那我们刚才的比赛就不算了吗?如果那一次不算,我凭什么相信这一次的比赛结果就可以兑现?”

                “上一次的也算。?#19968;?#24110;你拿到那份经营执照的。”卢滋?卡迪拉克现在?#37027;榭?#22859;的不?#23567;?#20182;也在努力的压抑着?#25104;?#30340;喜悦,避免对面那个狡猾的华?#30007;?#23376;害怕?#20248;堋!?#19981;过,这一次我们可以赌别的。”

                “赌什么?”唐重?#23454;饋!?#25105;希望赌注不要太大——”

                卢滋?卡迪拉克看了一眼抓着唐重手臂的秋靖闻和秋意寒姑侄,说道:“如果我赢了,请这两位小姐陪我共进一顿晚餐。”

                “如果我赢了,我就请你母亲共进一顿晚餐?”唐重眯着眼睛盯着卢滋?卡迪拉克,?#23454;饋?br />
                “你——这个要求我?#35805;?#27861;答应你。”卢滋?卡迪拉克说道。

                “这个要求我也?#35805;?#27861;答应你。”唐重笑着说道。“她们是我的亲?#32781;?#19981;是交易的物品。”

                听到唐重说‘她们是我的亲人’,秋意寒小脸微红,心里却想到了其它的地方。

                秋靖闻也跟着心头一热,心想,难?#26234;?#24847;寒这么迷恋他,这小子的嘴巴还是挺甜的嘛。

                埃尔?拉法兰不愧是‘猪一样的队友’最佳代表人选,他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担心这场比赛就此不了了之,赶紧上前建议,说道:“不如就赌一些物质xìng的东西吧。就赌ANGEL一年的营业额如何?如果唐重赢了,卡迪拉克先生就对照ANGEL一年的营业额总和另外照赔一份。如果卡迪拉克先生赢了,那么,ANGEL一年的营业额就全部支付给卡迪拉克先生——这个赌注?#36141;?#36866;吧?”

                卢滋?卡迪拉克想了想,说道:“我没意见。”

                反正他也不会输。虽然这?#26159;?#21548;起来少了点儿,但是,太多的话——把唐重吓跑了怎么办?

                “那就先签合同。”唐重犹豫半天,咬牙说道。

                看着戴着白手套手持花剑站在对面的卢滋?卡迪拉克,唐重忍不住就笑出声音。

                卢滋?卡迪拉克非常的气愤,这?#19968;?#30495;是没素质,也完全没有骑士风度。这是一个正式、高贵的场合,怎么可以笑场呢?

                “请指教。”卢滋?卡迪拉克躬身行礼。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要表现出贵族的迷人风度。

                ?#25300;一?#30340;。”唐重挺直腰背站在那儿,微笑着点头。

                他竟然以为真的可以指教自己?

                卢滋?卡迪拉克大怒,持剑就朝着唐重?#30007;?#21475;刺去。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35753;?#23567;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33098;?#22825;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火爆天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火爆天王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