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kb7vl"></meter>

            正文 第184章、你是在威胁我吗?

            作者:柳下挥 作品:火爆天王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第184章、你是在威胁我吗?

                



                这年头狗咬人不是稀奇事儿,人吃狗也不是稀奇事儿。人和狗互相咬------那是东洋小电影。

                



                父子俩同时包一个女明星的事儿曝光出来都?#25381;?#25472;起太大的波澜,父子俩同时在一家夜总会消费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孙文林今天晚上也在一品江山,他陪着几名文化部门的官员吃过晚餐后,就到这边来喝喝酒唱唱歌考察一下一品江山的娱乐事业。考察结果自然是对他们的工作非常的满意。

                



                孙文林的一首《霸王别姬》还?#25381;?#21809;完,包厢门就被人轻手轻脚的推开。

                



                一个身穿一品江山管理人员特制的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快步走了过来,附身在孙文林的耳朵边说?#24605;?#21477;话。

                



                因为孙文林是这边的常客,所以一品江山的管理人员都认识他。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自然会及时过来帮忙通知一声。

                



                “什么事情?”孙文林把话筒拿开,微笑着对他熟悉的这位领班经理问道。包厢里的音箱太大声,他没听清楚女人在他耳朵边说了些什么话。

                



                “孙董,孙少遇到了些麻烦。”女领班汪秀云提高音量说道。

                



                “麻?#24120;俊?#23385;文林皱起了眉头。他的儿子他清楚,他不惹别人麻烦就不错了。他能有什么麻?#24120;?#21548;到女领班的话,他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儿子孙青又惹事了。“什么麻?#24120;俊?br />
                



                “姬威廉带着一个年轻人去找他。把李同张开刘德明他们?#29238;?#37117;赶出门了------李同听说你在这边,让我赶紧过来给你报个信。让你过去?#20154;?#38738;。”

                



                “真是胡闹。”孙文林怒声说道。也不知道他说的‘真是胡闹’是指他的儿子还是指跑来?#20063;?#30340;姬威廉。

                



                “老孙,发生什么事情了?”和孙文林交好的文化专员济道林出声询问。

                



                “老济,把我的歌切了吧。”孙文?#20013;?#30528;说道。“汪经理说我儿子在这边和?#29238;?#26379;友,我过去一趟,让他们少喝点儿。”

                



                “年轻人,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我家那丫头我是管不住的。”济道?#20013;?#21621;呵的说道。然后挥手示意包厢公主切歌,自己拿起话筒唱起了《小白杨》。

                



                孙文林对着其它几人点头微笑,然后跟在汪秀云的身后朝着孙青所在的包厢走过去。

                



                原本以为是年轻人之间的小摩擦小冲突,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物,做起事情来也不会太过份。

                



                可是,当他推开包厢门,看到孙青正趴在石几上大口大口的呕血时,他的脑袋才‘轰’地一下了炸开。喝的那几杯小酒一下子就消散了,小醉微熏的脑袋也一下子变?#20204;?#37266;。

                



                ?#38712;?#20040;回事儿?出了什么事情?”孙文林毕竟是长辈。即便姬威廉的背景是他难以撼动的,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摆出长辈的架势出来训斥。

                



                他快?#33050;?#21040;孙青面前,搀扶着他喊道:“孙青。孙青。你怎么样了?孙青。”

                



                一杯燃烧着的烈酒灌进胃里是什么滋味?

                



                孙青描述不出来。他只是觉得他想死。

                



                好像胃部有什么东西被融化,他一直吐一直吐,每一口吐出来的都是货真价实的鲜血------

                



                一瓶洋酒再加上一大杯烈性伏特加的叠加,早就超过了他的真正酒量。

                



                他的脑袋痛的要死,身体每一个毛孔?#36335;?#37117;能够渗出血来。

                



                可是,因为他不停的呕吐,因为那殷红的鲜血刺目,又因为那还?#25381;?#32467;束的灾难-----他的意识直到现在还保持着清醒。

                



                他不能晕。

                



                因为他不想死。

                



                艰难的抬起脑袋,看到父亲来了,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孙文林即便对自己的儿子千般不满万般气愤,可他?#31449;?#26159;自己的儿子啊。

                



                心痛的把他搂在怀里,任由他大口的把那血水吐在自己的胸口,大声喊道:“快救人-----快过来帮忙救人。”

                



                孙文林的秘书立即跑了过来,帮忙搀扶着孙青准备把他送进医院。

                



                孙文林假装?#25381;?#35748;出来姬威廉,也假装?#25381;?#30475;到唐重。

                



                这样,他的可操纵空间就大上许多。

                



                即便他们生气,自己也可以说救子?#37027;?#25152;以?#25381;?#30475;到他们------

                



                他不想也不能和他们说话,那样的话会非常耽搁时间。而他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把孙青带出去,送到医院进行洗胃。

                



                孙青的嘴巴里带着呛人的白酒味,就连呼吸出来的空气?#21152;?#30528;浓重的酒精味道。他知道,这小子一定被他们灌了不少酒。现在大口大口的呕血,那就证明胃已经烧坏了。

                



                可是,偏偏有人不让他如意。

                



                “孙董,好久不见了。”挡在包厢门口,主动出腔说话的人是姬威廉。

                



                姬威廉主动打招呼,孙文林就不得不接招了。

                



                他这才认真的看向姬威廉,惊讶的说道:“姬少?你怎么会在这儿?孙青这是怎么了?怎么喝成这样?这血吐的-----恐怕是胃穿孔了吧?”

                



                “他要和我一个朋友拼酒。拦都拦不住。”姬威廉笑着说道。

                



                “你的朋友没事儿吧?”孙文林说道。他甚至都不回头看上唐重一眼,搀扶着再次呕出一口鲜血的孙青朝外面走去,说道:“姬少,我?#20154;?#23385;青去医院洗胃。去晚了恐怕命都没了-----孙青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回头再给姬少和你的朋友摆上一桌赔礼道歉。”

                



                这番场面话说的颇为息事宁人,好像完全?#25381;?#36861;究责任的意思。

                



                姬威廉心中疑心大起。

                



                说实话,他主动向孙文林打招呼,心里并?#25381;?#23433;什么好心思。他是希望唐重和孙文林的关系不要那么的和睦,最好两人斗的不可开交才好。

                



                可是,孙文林进来之后完全假装不认识他们。即便自己主动向孙文林打招呼,说孙青和他的朋友斗酒输了,他也?#25381;?#22238;头看过唐重一眼------他越是这样,那就证明他心里越是有鬼。

                



                他知道唐重的身份?

                



                “应该知道。”姬威廉在心里做下这样的判?#31232;!?#22914;果他不知道的话,唐重是不可能替代唐心的-----毕竟,他需要一些专业人士的配?#31232;?#35692;如白素,譬如阿KEN。再譬如其它的什么人。”

                



                可是,他既然知道唐重是‘唐心’,为什么不能一巴掌抽过来?为什么不敢用上司的身份去压唐重?

                



                唐重笑眯眯的看?#24605;?#23041;廉一眼,姬威廉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种微惊的感觉。

                



                这?#19968;?#30475;穿自己的小伎俩了。自己对他的仇恨掩也掩不住,总是忍不住想要给他做点儿小鞋穿。

                



                这样不对。以后要改进。

                



                “孙董,请留步。”唐重出声喊道。无论姬威廉有着什么样的心思,至少他做的和自己想的一样-----他还不想就这么放过孙青。

                



                因为,对一个有可能脑震荡甚至变成植物人的人来说,只是喝两杯烈酒这样的?#22836;?#23454;在是太轻太轻了。

                



                他又不愿意做一个仁慈的人。

                



                有人说:对自己的敌人仁慈,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大胡子说:斩草不除根,是个大?#24403;啤?br />
                



                孙文林看向唐重,说道:“你是?”

                



                “我是唐重。”唐重笑着说道。“就是和你儿子拼酒让他喝吐血的那位。”

                



                孙文林脸色多变,终于?#25351;?#22914;常,说道:“年轻人少喝些酒。伤身。”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唐重说道。“不过,假如伤的是别人的身,那就不碍事了。你认为呢?”

                



                “今天灌人酒,明天被人灌。酒场如战场,来来回回终归要小心提防一些。”孙文林话里有话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20154;?#20182;去医院了。出了人命可不好。以后想喝酒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恐怕还不?#23567;!?#21776;重说道。“有笔帐,我还要向他讨回来才?#23567;!?br />
                



                “什么帐?”

                



                “他打伤了我一个朋友。”唐重一边说话,一边弯腰捡起那个空洋酒瓶子,朝着孙文林所站的包厢门口走过去。“医生的检测结果是脑震荡。醒过来一次,又晕了。直到现在我还?#25381;?#25509;到电话------证明他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很着急。也很生气。如果你儿子能把这笔债还了再走,我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

                



                “放肆。”孙文林厉声喝道。他把孙青完全交到秘书的手里,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们的前面,吼道:“唐重,你别欺人太甚。孙青千般不是,他已经被你们折腾成这样-----我一声不吭,准备吃下这个哑巴亏把他带走,你却揪着不放。与人为善才是与已为善------这年头谁?#25381;?#20010;小辫子?谁?#25381;?#19968;点儿小秘密?”

                



                姬威廉眼神一亮,不动声色的看向孙文林。

                



                这是摊牌吗?

                



                孙文林在拿唐重替代唐心身份的事情来威胁唐重?这场大戏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看来,自己还是有同路人的啊。他倒是很期待唐重接下来的表现。

                



                唐重停下了步伐,惹有所思的看向孙文林。

                



                “你是在威胁我吗?”唐重问道。“可我不?#19981;?#34987;人威胁啊。”H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仁?/a>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28572;?/a>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21496;?#25253;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火爆天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火爆天王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