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kb7vl"></meter>

            第三十四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猫腻 作品:大道朝天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这也是陈徐相见的章节名。实话说,这几章的内容是跳出大纲的,是我自己在放肆,我最近情绪一直不好,就想让这对师兄弟见一面,人都是要死的,凭啥不能见一面?我现在太不放肆了,容我写书的时候随着性子写吧。)

                ……

                ……

                在冰风暴海的最北方,罡风呼啸而过,带起无数雷鸣般的轰隆声,虚境被压缩到薄薄的一层,?#23376;?#37324;的那些恐怖漩涡变成?#24605;?#22823;的色块,反而不再那般吓人。

                即便是破海境强者,在这种鬼地方也很难停留太长时间。

                而且这里离雪国那座孤立的冰峰不过七千里距离,没有人族修行者敢轻易来此。

                这里的海水早已冻结,冰层不知深多少丈,与陆地没有任何区别。

                在呼啸的寒风里,一艘宝船的身影若隐若现。

                与其说这艘宝船是在破冰而行,倒不如说是靠着晶炉强大的动力在冰面上拖行。

                玄阴老祖站在船首,用手捂着头,挡着那些如刀子般的罡风,视线落在右手边微微隆起的雪原上,沉默不语。

                已经整整七天时间,他没有说过一个字。

                宝船走的太慢了,这些天只是往北走出了数百里,在他这种强者看来,就像是没?#24615;?#20040;移动。

                就算真人需要宝船里的晶炉,完全可以拆掉带着,然后一起飞走,为何非要把自己困在这艘船上?

                而且一茅斋的荷花已经摘了,火鲤的鳞片已经取了,东西都备齐了,为什么还没有开始?

                真?#22235;?#36947;在等什么?

                这个猜想让他有些?#35805;病?br />
                “你在怕什么?”

                阴凤站在最高的桅杆顶,低头看了他一眼,满是轻蔑与傲意。

                玄阴老祖看着雪原方向,叹息说道:“这里离雪国太近,谁不心惊胆战?”

                阴凤傲然说道:“这有什么好怕的?雪国女王乃是层阶最高的生命,如果注定要死,死在她的手里是最好的结局。”

                玄阴老祖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可如果是青?#38454;?#30340;那些人追上来了怎么办?”

                阴凤扭过头去,望向风雪阴暗的前方,眼神也变得阴暗起来。

                玄阴老祖捂着头走到甲板?#36335;剑?#21548;着更加清晰的船腹与冰面的磨擦声,忍不住皱了皱眉,推开房门,对里面那个年轻人说道:“我感觉不好。”

                阴三正在用湿毛巾擦脸,听着他的话,放下毛巾问道:“怎么不好?”

                他的眉眼依然清秀,只是皮肤上多了很多暗灰色的斑块,尤其是?#36335;?#35206;盖着的身体,到处都能看到隆起,就像是即将生出枝丫的?#23601;貳?br />
                春来不管发几枝都是很清新动人的画面,但如果放在人类的身上,便是很丑陋恐怖的画面。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充满了生命活力、热情、亲切的年轻人,而只是一个可怜的病人。

                他得的是世间最可怕的病,那种病叫做时间。

                时间能够摧毁一切,他的身体正在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腐朽,“行就将木”是对他现在情况最好的形容。

                他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当然,他本来就是奇迹本身。

                “我总觉得青山会忽然出现,我知道他们不可能找到我们,但是……感觉就是不好。”

                玄阴老祖揉了揉发红的鼻头,不知道是酒糟鼻还没好,?#21482;?#26159;被罡风吹的太久。

                “井九最多抱着阿大过来,想杀死我,他也要做好死的准备。”

                阴三用湿毛巾把耳下一处快要刺破皮肤的骨头按了下去,微笑着说道。

                玄阴老祖微微皱眉,问道:“元骑鲸呢?”

                “西海的事情让他有些倦了,这件事情他不会告诉山里的晚?#30149;!?br />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当日站到自己身前的那道高大身影,阴三沉默了会儿,走到那株无根而生的荷花前,淡然说道:“而且这?#31449;?#26159;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事情。”

                玄阴老祖眯着眼睛,说道:“您不是说他不是?#25226;簦俊?br />
                阴三微笑说道:“他当然不是?#25226;簦?#21487;他觉得自己是,谁有什么办法呢?”

                玄阴老祖说道:“如果他真认为自己是?#25226;簦?#24590;么可能一个人过来?”

                ?#25226;?#30495;人很懒,?#25226;?#30495;人怕死,井九应该也如此。

                “他会来的,因为他有一个问题始终?#20063;?#21040;答案。”

                阴三伸手摸了摸荷花,平静说道:“我羽化不成,便会死去,他如果不在这之前找过来,便再也无法问我。”

                ……

                ……

                不知道往北飞了多长时间,宇宙锋的表面上覆着一层浅浅的霜,井九的身上也是如此。

                飞剑忽然停止,那些霜粒化作数千颗雪点,离开了他的衣衫。

                这里已经极度严寒,晶炉留下的热痕已经消失无踪,风雪漫漫,分不清冰海与陆地,如果不是有冰面上的那道刻痕,根本无法想象前方有艘宝船。

                雪国就在右手方的陆地上,极高而远的天空下面,隐隐可以看到一道?#35813;?#30340;线,应该便是那座?#35813;?#30340;冰峰。

                阿大从他的怀里探出头来,甩了甩脑袋,震掉霜粒,有些不解地喵了一声,心想怎么停下来了?

                井九忽然说道:“会元僧杀陈文,就算是不老林的阴谋,也太浅了,不像是他的手笔。”

                阿大心想所以呢?

                井九看着前方的冰海,说道:“他知道我能查到这些线索,知道我会去找他,他一直在等我。”

                阿大惊着了,心想那你要来这件事情我就不同意,问题是你不听啊!

                这下好了,如果真人早有准备,只怕咱们都是死路一条!

                井九说道:“羽化没有人做过,而且他没?#20804;?#40479;,成功可能十不存一,你不用担心。”

                阿大心想按照你的推算,太平真人如果冒险羽化,能活下来的机会基本等于零,那你为何还要冒如此大险来?#39134;?#20182;?

                井九说道:“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他,如果他羽化失败死了,我去问谁?”

                阿大心想难道你要去问他当初为什么要害你?这完全是不入流小?#36947;?#25165;有的情节。

                井九最后说道:“他知道我的想法,所以在我出现之前,他不会开?#21152;?#21270;。”

                你们这对师兄弟何苦来着?

                阿大叹了口气,心想你以前不是这种执着于答案的人啊。

                “是的,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井九望向前方的冰海,又望向身侧的雪原,再望向上方的天空,那些被压扁成色块的雷暴漩涡,沉默了很长时间。

                忽有风挟着雪粒?#31890;?#20987;打在宇宙锋上,?#20061;?#20316;响,就像是一首乐曲。

                他?#19976;?#30524;睛,开始回想此生所见最纯净的事物。

                腊月的雪。

                小山村的春田。

                洗剑溪的那声问。

                雪原里的姑娘。

                三千庵里的姑娘。

                青天鉴里的小姑娘。

                然后他的耳里响起了一首琴曲。

                琴声叮咚如泉水,曲名良霄引,调子却不一味热闹喜庆,只是干净。

                可能是因为大原城的李公子,在雪地里被冻的太过厉害。

                如泉水洗过,道心更加宁静,他看到了藏在不思无念最深处的一抹阴影。

                很多年前,他与天近人在朝歌城旧梅园庵里,以神识交战,大胜对方。

                没想到,天近人竟留下了一抹极淡的阴影,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境界增加,这抹阴影竟然渐渐有了实质化的倾向。

                剑心通明,自然道心通明,这抹阴影根本伤害不到他,只是让他的性情有了些微的变化。

                正因为那抹阴影没有什么伤害,所以平日里他才不会注意到对方,此时既然发现了,稍一动念便能抹除,不用在意。

                只是……那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恭喜真人去一隐忧。”

                阿大真情实意说道:“我们这就可以回了吧?”

                井九说道:“为何?我还没有问他,没有杀他。”

                宇宙锋破开风雪,继续向前。

                阿大很是生气,埋回他的怀里,不停咬着他的?#38470;蟆?br />
                ……

                ……

                晶炉还在运转,晶石还剩下半舱,就像被急冻的鱼一样,闪着光芒,宝船却在冰海上停了下来。

                阴三在玄阴老祖的搀扶下来到船上,阴凤从桅杆顶飞落,垂下高傲的头颅表示尊敬。

                “如果我死了,阴凤会告诉你怎么摆脱青山剑阵。”

                阴三松开玄阴老祖的手,慢慢移到船舷边,望向遥远的南方,用手轻轻抚平才换的新衣裳上的几?#24656;?#35126;。

                “多谢真人。”玄阴老祖揉了揉鼻子,说道:?#26263;?#25105;不会因此就希望你死。”

                阴三有些意外,微笑问道:“为什么?”

                “没有人?#25954;?#20570;一条老狗。我想过很多?#25745;?#20320;的方法,也想过一旦成功怎么羞辱你,凌虐你,当然前面的尝试都失败了,但总以为将来会有成功的可能。”

                玄阴老祖稀疏的头发在罡风里到处?#31227;?#26174;得很是欢快,“不过我现在觉得,和你在一起,看你做这些事挺有意思的。”

                “是吗?我也觉得这样活着很有意思。”阴三笑了起来。

                他的脸有些变形,笑容有些可怕,但眼睛还是那样的清?#28023;?#31505;意依然如春风?#35805;恪?br />
                ?#26263;?#24180;他拿?#22235;?#30340;命牌,肯定有些想法,你今天就不要动了,好好休息。”

                他接着对阴凤说道:“如果我出了事,你就回青山,他们也不会对你如何。”

                阴凤眼神微冷说道:“你不在青山,我回去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风雪骤停,天空里的那些阴云消失无踪,雷暴漩涡形成的色块也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蓝色。

                这片蓝色是如此的纯净,竟让人有些害怕,显得妖异至极。

                南方数百里外,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已经这么强了吗?”

                玄阴老祖摸了摸稀疏的头发,眯着眼睛看着那处,杀意渐盛。

                阴三取出骨笛,用袖子擦了擦,准备吹奏一曲。

                ……

                ……

                风雪骤消,宇宙锋在碧蓝的天空里,映照着天色,就像是更浓些的一片蓝。

                阿大飘了起来,警惕地看着远方那艘宝船,眼里没有任何畏惧,只有战意。

                怂只是一种天性,在没有退路的情形下,青山镇守的强大理性告诉它,只有拼死一战,才能活下来。

                井九也在看着那艘宝船。

                阴三静静看着天空里的黑点。

                二人的视线就此对上。

                就像很多很多年前那样。

                冰海忽然震动起来,生出无数道裂痕。

                雪原生起浪潮,就像是千军万马在?#21152;浚?#21521;着海岸线狂奔而至。

                “不愧是真人。”

                阴凤看着阴三,的眼里满是敬慕。

                然后他望向天空里的那个小黑点,眼里满是敬畏,说道:“?#25226;?#30495;人也真是了不起。”

                “了不起个屁!”

                玄阴老祖望着雪原方向,?#25104;?#38590;看至极,就像刚死了祖宗。

                ……

                ……

                数百里的天空里,阿大看着雪原方向,?#25104;?#20063;很难看。

                一道神识?#21491;?#36828;的雪国而来。

                冰海上的那些裂痕,那些如奔马般的雪尘,都是随神识而至的威压。

                隔着数千里远,只凭神识便能弄出如此大的动静,放眼朝天大陆只有一位。

                两边隔得太远,那道神识没有什么杀?#32902;Γ?#21487;是……她就在这里。

                或者说,她隔着万里之遥,看着这里。

                雪尘涌过海岸线,来到冰海上,变成漫天微雪。

                那道神识便在那些雪花里。

                所有人?#20960;?#35273;到了一抹好奇的意味。

                “看来你们打不成了。”

                阿大看着井九,眼神极为复杂:“你们师兄弟要不要先联手和她打一场?”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35753;?#23567;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大道朝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道朝天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