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kb7vl"></meter>

            第四十五章、谋篡或谋废立

            作者:赤军 作品:勒胡马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裴嶷等催促裴该?#19979;澹?#26412;是为了造成占据洛阳的既成事实,以将祖逖所部中军,彻底封堵在都外,就此东西两大军?#24405;?#22242;的权重可以进一步拉开距离。到时候无论是直接谋篡,还是先过封王、赐九锡一道,阻力都会来得比较轻了。

                而相应的,许柳等人怂恿祖逖急归洛阳,是为了扬己之威,迫使裴该不敢肆意妄行——起码不敢撇下我们去肆意妄行。

                原本祖逖并不打算在这个接骨眼上返回洛阳。一则预?#20808;?#33258;家先还洛,很有可能被荀氏当了枪使,用来拮抗裴该,则裴、祖之间的冲突或将无可避免;二则在其想来,我只要手握强兵,则西党自不能不有所?#24605;桑?#37027;么兵在洛中,和兵驻荥阳,其实差别不大——入洛多半会激化矛盾,驻守荥阳则或可避免撕破脸皮。

                因此在接到天子诏书之前,他就命王愈等人将洛阳内外府库之粮,转运其半数而至荥阳,用以巩固自家的军势。

                但是随即逐石勒不及,攻朝歌不克,司马邺复亲笔作诏,召他回去,祖逖就不能?#36824;?#21862;。且等返回荥阳后不久,得报关西前军已然入洛,他这才在许柳等人的一再劝谏、怂恿下,挥师过成皋而直下洛阳。

                本意以骠骑大将军、录尚书事之尊,守兵不敢拦阻,可即入城,控扼东侧的几座城门。等到裴该来了,则祖家军进可谋夺洛阳,退可将诸门拱手相让,以示恩于裴氏。可是谁想到既?#33080;?#19979;叫门,城上却不肯应。

                ?#31449;?#35060;该名位太高,声望太响,再加上擅长做政治工作,惯会洗脑,因此关西军将士多不畏朝廷,也不惧中军——祖逖自忖,倘若守城的是自家兵马,而裴该领军至,说不定没几个人敢拦哪。

                况且裴该已然入洛——裴该觉得祖逖来得太快了,祖逖心中亦作如此想法——则守军不先报大都督,又怎敢开门啊?

                叫门不开,祖济不禁愠怒,便即拱手道:“关西军如此无礼,愚侄请求率部攻城!”

                祖逖尚未发话,部将冯宠先紧着解劝:“将军慎勿为此下策!”

                随即?#27835;?#35828;:“我等本属同朝,大将军亦尚未与大司马决裂,岂可骤然兵戈相见啊?#30475;思?#35841;先动兵,必然声名扫地,为天下人所唾骂!况且大司马既已归洛,则稍待数时,?#26102;?#31561;前往通报,也在情理之中。”

                祖济瞠目道:“若大司马来,亦不肯纳阿叔,则如何?”

                冯宠道:“若真如此,是曲在大司马,末将亦无以阻拦将军。”

                “难道便让阿叔在城前等候大司马来不成么?彼名位虽高于阿叔,?#36824;?#19968;线而已,阿叔来而不迎,本就不合礼数;且若迟迟不来东门相见,未免白白受其屈辱!”

                冯宠继续解劝道:“想是我军来疾,大司马尚未得着消息罢了。”随即建议说:“不如大将军以裹创为辞,先归营歇息,以待大司马来,则不为受辱了。”

                冯宠本是乞活将李头的部下,李头为陈川所害后,逃依祖逖,并且恳请祖逖为其?#25163;?#25253;仇。?#36824;?#37027;个时候,祖逖势力尚且小弱,还需要陈午等部乞活的支持——起码是别来跟我捣乱——故此只能安抚冯宠,请他多等些时日。其后冯宠初见裴该,听说裴使君(当时裴该尚为徐州刺史)的兄长也是为陈川所害,就直前抹泪,恳请道:“若将来使君得陈川,欲杀他复仇,请?#25381;?#26411;将行刑!”

                本?#27492;?#20063;没抱什么希望,可谁?#19978;耄?#25968;年之后,关西军真的在太原郡内擒获了已然投羯的陈川,裴该二话不说,即命?#21644;?#27931;阳,去?#25381;?#20911;宠处置。冯宠投桃报李,即将陈川缚至裴嵩衣冠冢前——因为李头连衣冠冢都没有——支解其尸。

                冯宠为此而深德裴该,当?#26412;?#38754;朝西方拜倒,说:“大司马信守旧诺,能使末将得报?#25163;?#20043;仇,末将铭感五内,将来若有用得到末将之时,虽百死而必不辞!”

                所以眼瞧着裴、祖两军有可能起冲突,导?#36335;?#23456;是镇日愁眉不展,茶饭不思——大将军于我有知遇之恩,自不能背,而大司马亦为我?#25163;?#22797;仇……若从大将军而敌大司马,我岂非背誓之人么?而若转投大司马与大将军相争,又成不忠之士。要不要干脆找个机会我落跑得了,从此闲云野鹤,去做个隐士咧?

                故此他才一力劝说祖逖、祖济等人,不想两军遽起刀兵。

                当下祖逖听得冯宠之言,不禁颔首:“卿言有理。”守城的小兵嘛,哪怕天子到此,若违军令而开城,多半也是死罪——起码我军中是这么规定的——那我又何必跟几个小兵置气呢?若能就此入城,自然是好,但若要?#21487;?#36827;城去……这后果可很难预料啊。

                然而正如祖济所言,我若是巴巴地跟这儿等着裴该,那姿态未免放得太低了,即便自身不感屈辱,其后相见,恐怕也难以再提振气势。再者说了,若裴该故意拖延,不来相见,我进也不是,退又不甘,则?#35851;?#20081;,心?#20197;?#24517;为裴氏所趁……

                想不到冯宠平素瞧着挺?#33268;?#30340;,临事之际,倒有急智。正好我胳膊上的伤势还没好透,那么以此为藉口归营裹创,不为无礼,裴该也很难挑出我的错来。

                便欲留祖济于城前继续恭候,自归营垒,冯宠却连着拍胸脯,说迎接大司马之事,请大将军交付于末将可也——他担心祖济这暴脾气,倘若等得时间长了不?#22836;常?#20877;起火并之心,那自己先前的谋划就?#26082;?#20184;流水啦。还是我跟这儿等着好了,我有足够的耐心。

                不久之后,便即迎得裴该,?#24605;?#36963;人去通知祖逖。祖逖听说裴该止率百骑来,心?#26032;?#24494;踏实一些,便待换衣出迎,许柳?#27492;担骸?#26082;在军中,岂可不以军中礼仪相迎啊?要使大司马知我军不曾懈怠也。”祖逖觉得此言有理,这才不换甲胄,而?#25163;?#23558;吏去迎裴该入营。

                裴该当面讽刺道:“即至洛阳城下,卿等亦不肯?#37117;祝?#36275;见为国奋战之心,须臾不忘啊。”祖逖多少觉得?#34892;?#24813;愧,只得随口敷衍几句。随即将裴该迎入大帐,?#30452;?#20027;落座,裴该便问:“祖君来何疾也?”

                祖逖回答道:“因奉天子之诏,不敢不急归……”随即反?#23454;潰骸?#22823;司马之来甚速,亦出逖之预料。”

                裴该苦笑道:“我自也不得不急来。”他面向祖逖,其实话是说给全体在座将吏们听的:“家兄于都中遇害,朝廷但敷衍而不能明查真相,缉捕凶手,我因此而被迫率军归洛……”

                于是就从裴丕进入洛阳城开始说起,把?#24405;?#30340;前后经过,尤其是诸尚书如何举?#25925;?#25514;、敷衍塞责等事,备悉道出。裴该的口才,自非在座诸人可比——即便同为士人出身的许柳和张敞——并且他并没有平铺直叙地?#29575;?#21069;事,却不时加入对情势的?#27835;觶?#20197;及自家心中感慨,逐步将祖逖以下诸人的观感,引导向了自已预设的?#36739;頡?br />
                大体上,听完裴该的描述,众人会得到如下印象:

                一,荀氏欲夺中军兵权久矣,因而趁着祖?#33080;?#20140;的机会,谋掌五校。彼等素轻外臣、武将,宁可把兵权暂时交给一个阉宦,也不?#19979;?#21040;祖涣或者裴丕的手上。在这点上,其实裴、祖的立场是相同的,所敌对者,唯有以荀氏为首的朝臣而已。

                ?#27604;?#21862;,荀邃一度将殷峤排挤出京,?#37096;?#20197;作为这种说法的注脚。

                二,阉宦是代表了皇家,也就是说,荀氏想要利用皇室的权威来打压我们这些外臣。本来无论是祖涣先掌五校,即便离京,可以留下一两员将领协助其后入京的裴丕护守都邑,还是裴丕入城后即得掌宿卫,都能够维持洛阳的安泰,使祖逖可无后顾之忧地在荥阳御羯。荀?#20808;?#20559;偏罔顾大局,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事情,其心……可诛啊!

                三,倘若荀氏虽起恶意,仍有本事掌控洛阳局势,还则罢了,偏偏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了裴丕遇刺的恶**件。裴丕作为右卫将军,暂掌五校以统合内外宿卫,本是合理、合情、合法的举动,明达却坚不肯交权,甚至于列阵相峙。直到裴丕遇害,前后超过半个时辰,尚书省竟无一人前来解斗——此中深意,大可玩味。

                四,裴丕既遇刺,诸尚书却要拖到中午时分,方才委员前往五校营坐镇,展开调查(其实是和济胆怯所致)?#28067;?#36963;人(裴该特意不点祖纳之名)入宫去捕明达,却只抱出来一枚首级,以及遗书——不是供状!此事大为可疑啊。且尚书竟将裴丕之遇害,推诿到?#31245;?#22904;细头上,而?#31245;?#33509;有奸细潜入五校,大可趁宿卫时冒犯天子,又何必杀裴丕呢?根本是高山擂鼓——不通不通又不通。

                五,裴该得到消息后,先赶紧为裴丕发丧,为此耽搁了好几天,这才启程?#19979;澹?#21487;是到了洛中一瞧,尚书们仍然没能拿出足以使人信服的调查结论来,而且就连对裴丕的旌表,都从未考虑过。怎么的,因为裴氏专注于关西,而祖氏忙着御羯,所以荀氏等就自觉可以放羊了?#21487;?#33267;于可以为所欲为了?

                六,本来洛中虽有此变,只要朝廷应对及时且得法,还不至于酿成什么太大的风波。然而荀?#20808;闖没?#20351;尚书下制,召祖君与卿等急回,当不能如愿后,?#30452;?#22825;子亲笔作诏——你们是不是担心祖家军灭羯立功,将来难以制?#21450;。?br />
                总而言之,事情本来不能说很大,或者可以比较完满地加以解决,偏偏宫中对此置若罔闻,诸尚书复敷衍塞责,导致裴该不得不?#26102;?#24402;洛——否则他这脸往哪儿搁?则宫中、府中,于此或者别有用意——多半是为了压制裴该,复削弱祖逖——或者彻底的无能。来来,诸位来评判一下,究竟哪种可能性比较大呢?

                张平、樊雅等出身比较低,既入祖军,屯驻在洛阳内外之时,自然多次遭逢官僚们——尤其是荀氏等世家官僚——的白眼,当场就被煽动起了心中长年累积的怨气,纷纷?#33041;?#36947;:“我等艰苦百战,浴血沙场,却由得这班小人弄权,实为可恨!”

                许柳、张敞只是沉吟不语——他们没张、樊等?#22235;?#20040;天真,可也觉得裴该所言,颇有道理。祖涣则开口?#23454;潰骸?#21017;大司马今番归洛,意欲如?#26410;?#32622;此事啊?”

                裴该朝他笑笑:“卿昔?#21344;?#25105;时,不是这?#24864;?#21628;。”你不是一直跟着你爹,叫我“叔父”的吗?干嘛这么生分啊。

                祖涣尴尬地笑笑,瞥了老爹一眼,最终还是拱手:“还请叔父教诲。”

                裴该道:“我意,荀道玄等不堪奉社稷,当弹劾罢免之;和济先审此案,却无故拖延塞责,其心叵测,当下和济廷尉,严加勘察之……”

                祖涣追?#23454;潰骸?#23478;伯……祖尚书如何?”

                裴该笑笑:“尚书虽多颟顸,岂有一省俱罢之理啊?祖、殷、卞可留。”顿了一顿,笑着注目祖涣,说:“然而,令伯父之才具,亦未必堪任尚书——卿等自也知道。”

                祖济插嘴道:“与其士言伯父,不如?#21487;?#21460;父……”

                裴该微微颔首,心说品行是一回事儿,才能又是另一回事儿,虽说祖约其实也不是做尚书的合格人选,?#31449;?#27604;起祖纳来要强一点儿——你说得没错啊。我从前还没有很清晰的认知,昨天跟祖纳谈了一会儿,才知道那?#19968;?#23601;是一文学之士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实务能力。

                祖逖却终于开口了,呵斥祖济:“不得妄言!”随即朝裴该拱一拱手:“令兄实受我命,入洛驻守,则不幸遇害,我之过也。”

                裴该知道他这是试探,当即摇头笑道:“此事与祖君无涉,何必自责?”

                祖逖点头表示?#34892;唬?#38543;即?#23454;潰骸?#22914;大司马所言,此事或亦牵涉宫中,则于天子身边之人,又?#27604;綰未?#32622;哪?”

                你想对付荀氏,那无关紧要,即便表态可以让我那位兄长仍旧留在尚书台,但看情况,我过一段时间也得把他给抽出来……关键问题是,你打算怎么对待天子啊?是就此把板子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还是打算对天子下手?或谋篡,或谋废立,你给我一个准话呗。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34892;?#35828;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25326;?#35009;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21202;?#38155;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勒胡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勒胡马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