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kb7vl"></meter>

            【0590 占萍查探誓约】

            作者:轩樟 作品:明鹿鼎记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李倧和贞明公主脸色苍白。

                不是这个禁卫军将领无能,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不仅仅是在大明,在华夏,在朝鲜,在世界各地,只怕也都是这样的。

                赵琦的威势,完全能镇住军方的人,包括禁卫军。因为汉城的禁卫军,就是归赵其直接管辖的,若是连顶头上司都敢顶嘴,这个禁卫军将领就不是忠勇不忠勇的问题,而是二愣子了。

                贞明公主也与李倧一般的想法,暗暗焦急,却也无可奈何,完全没法乱说话,没法阻拦,硬要阻拦,激起事态恶化,韦宝的这些虎狼一般的手下,说不定就会立时杀了李倧!那样的话,朝鲜将立即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没有了王,立刻会出现几十,甚至几百的王室子弟争夺王位,那样,朝鲜马上将大乱,并且很长时间都无法停止这?#21482;?#20081;。

                禁卫军将领让人放行,底下?#24605;?#23558;军都下令放行了,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二十名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女特工和李倧宫中的女官李尚宫进了朝鲜王宫,赵琦当即下令,派人约束所有朝鲜兵士回营地。除了朝鲜王宫和汉城城墙,城门,其他地方不准出现一个朝鲜兵士。

                这些都是赵琦权限范围内的事情,他甚至都不必通过李倧就可以直接下令。

                现在林文彪、吴雪霞和王秋雅她们要做的仅仅是?#21364;?#20063;只能是?#21364;?br />
                能拿到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密谋刺杀韦宝的罪证誓约,一切都好办,若是拿不到那份誓约,现在动静闹的这么大,一众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马上就会知道,到时候,事情马上就会向无法收场方面发展。

                毕竟没有罪证的话,朝鲜这些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不能容忍韦宝这样在朝鲜肆意妄为。

                同时,他们也害怕韦宝的人会找到誓约,一定会马上设法销毁誓约,并且严厉追究韦宝。

                到时候,朝鲜王室军队与天地会宝军将再次开战。

                宝军现在在努尔哈赤的地盘开展敌后战争,在连?#28966;?#27491;面战场布置防御工事,已经应对不暇,若是朝鲜后院起火,韦总裁必然崩盘。

                林文彪、吴雪霞和王秋雅自然明白这些,三人表面淡定,但是手掌心全都是汗水,都像是刚洗过手一样,浑身?#33485;?#28909;的厉害。

                朝鲜的冬天是很冷的,同东北一样都是苦寒之地,放在古代,都是发配犯人的地方,但即便这样,也禁不住三人此时浑身的燥热,?#33251;?#19968;阵一阵发麻。

                二十名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女特工带着李倧宫中的女官李尚宫进了朝鲜王宫,一路畅行无阻,因为李尚宫拿了李倧给的随身金牌,这道金牌在朝鲜王宫中有莫大的威力。

                虽然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二十名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女特工拥有相当于王权的权力,可以审问任何人,但是时间紧迫,且只有一个大概的方向,知道众多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们的誓约藏匿的大概范围,科目没有准确的情报,也很难找到。

                二十名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女特工领队叫占萍,占萍微胖,是精明干练的女人。

                她并不是土生?#33080;?#30340;韦家庄人,而是从辽东逃荒到韦家庄的,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内,就能从普通特工一路晋升到统计署总署,这已经是很难的事情,并且现在已经是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队长级别。

                占萍认为这个王宫中,至少有一成以上的人知道誓约的情况。

                因为,管?#24405;?#21035;的人肯定知道,管?#24405;?#21035;的人,差不多能占到十?#31181;?#19968;,就?#28909;繾约?#36523;边的这个李尚宫,她身为李倧身边的女官,在朝鲜王宫中的地位至少前三,不可能不知道。

                于是,占萍绝对?#27704;?#23578;宫下手。

                占萍对李倧宫中的女官李尚宫道:“说吧,那些誓约在哪里,你不说我们也能找到,但是如果你不说,等我们?#32422;?#25214;到了那份誓约之后,你们这些知情不报的人,将死的很惨。”

                让占萍没有想到的是,外表看上去很温柔,很谨慎,很胆小的李尚宫,此时却异常的冷静。

                李尚宫微微抬起下?#20572;?#38754;无表情的看着占萍,然后停了一会才道:“很抱歉,我什么都听不懂。”

                “不肯说,你不怕死?”占萍也面无表情,却暗暗感到事情棘手。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如果这里是统计署的审讯室,占萍会有十足的把握,只?#19978;В?#36825;里是朝鲜王宫,是对方的地盘,时间也?#29616;?#21463;到限制,她相信李尚宫也很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天时地利都不在己方,这才是最难办的方面。

                “把李倧寝宫的所有人都集中起来,分开审问!除了这个女人,一定还有人知道!”占萍没有时间浪费,当即对手下的女特工们道。

                这里的女特工都是统计署总署行动总队的女特工,一个个都受过严格的训练,并且有执行任务的经验,可能执行抓捕,刺杀这些侧重于体力的行动会比男特工们差一点点,但是执行审讯,并不比男人差,甚至有时候,女人的思维更加细腻,更能找出弱点。

                李尚宫听占萍这样下令,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依然能保持冷静,只是目中的寒意更甚。

                很快,占萍就从一个姓郑的尚宫口中得到了蛛丝马迹的线索。

                一般的宫中,顶多一个尚宫,但是李倧是朝鲜的王,身份尊贵,李倧的宫中除了李尚宫,还有一个相当于副手的郑尚宫。

                郑尚宫交代她并不知道誓约的事情,但是李尚宫一定知道所有关于殿下的事情,前几?#27167;?#29677;大臣在宫中集会的地点,她也交代了。

                这个线索虽然不是很明确,但是占萍在判?#29616;?#23578;宫没有撒谎之后,决定带着仅有的一点成绩,重新审问李尚宫。

                占萍开始重新审视到底在朝鲜王宫中有多少人知道誓约的秘密,她觉得,应该不到一成人数,因为以郑尚宫这种级别的人都不知道的话,可能只有极少数,屈指可数的朝鲜王宫的宫中首领才知道,李尚宫一定是其中之一。

                “我?#19988;?#32463;知道了藏匿誓约的位置!这是给你的最后机会。有一个尚宫已经全部交代了,她说誓约由你负责看管,现在就看你的了。”占萍道。

                “我知道是说的,她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她跟我有仇,?#23460;?#38519;害我的。”李尚宫道。

                “她是谁?”占萍追问道。

                “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你们只能在殿下的宫中问人,我猜的不错的话,是郑尚宫告诉你的。”李尚宫道。

                “她为什么要陷害你?”占萍问道。

                “很简单,她不想死,她害怕!怕你们会杀了她。你现在随便审问谁,谁都会推到我身上来。谁让我是殿下身边负责所有事务的女官。”李尚宫淡然道。冷静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而不是关乎?#32422;?#30340;生死。

                在占萍看来,李尚宫比统计总署很多受过训练的中高级特工都更像是一个职业特工,这让占萍的心沉了下去。

                时间在一点点的消逝。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我可以告诉你,我?#19988;?#32463;知道了整个刺杀我们家总裁的计划,而且我们现在控制了李倧,这些你都知道!光凭李倧本人的指控,那些密谋陷害我们家总裁的人也一个都别想跑!你不肯说,我们现在就杀了你,然后我出去告诉我的主事,找不到誓约!”占萍威胁道,打算鱼死网破了。

                李尚宫仍然面无表情:“这是你的事情,你不必告诉我!若你们能这样做,我相信你们早就这样做了,你们找不到指证两班大臣的物证的话就胡乱杀人,整个朝鲜的人,都将与你们死战到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有人知道你们所需要的东西,那个人一定是郑尚宫!她很得殿下的信赖,在殿下身边不到一年就从宫女升为尚宫,你?#32422;?#24819;一想。”

                占萍皱了皱眉头,郑尚宫指证李尚宫,现在李尚宫?#31181;?#35777;郑尚宫,到底谁的话可信?

                “把她和郑尚宫都单?#25318;?#25276;。”占萍对手下特工道。

                立刻有两名女特工答应着,将李尚宫押走了。

                “队长,看来不得不动刑了!对这个李尚宫和郑尚宫?#32423;?#21009;吧?她们两个人当中肯定有人知道誓约的下落。”一名女特工向占萍建议道。

                “时间不够了!如果她们两个人当中有人知道,以她们的城府,即便是动刑,一两个时辰之内也是绝对无法撬开她们的嘴巴的。”占萍道。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去搜查她们两个人的住处,她们都是在没有?#24613;?#30340;情况下被我们控制的!人能说谎,她们的住处不能说谎,包括李倧的整个寝宫!”占萍下令道:“还有,再审?#21183;?#20182;宫女和太监,主要围绕李尚宫和郑尚宫在朝鲜王宫中的?#24605;?#20851;系,她们平时都跟什么人接触。”

                “是!”几名女特工一起答应。

                但她们对于占萍的这道命令并不是太看好,因为李倧的寝宫不小,短时间内也很难查完,尤其誓约这么秘密的东西,谁知道藏在什么隐匿的地方?那就更不好找了。

                而且,东西如果不在李倧的寝宫中,范围再扩大到整个朝鲜汉城王宫,那有可能十年八年,甚至一生一世都找不到。

                占萍主要要搜查的是李尚宫和郑尚宫两个人的住处。

                搜索李倧的寝宫,由其他女特工去做。

                李尚宫和郑尚宫虽然职位很高,但是住处并不大,只是两间不是很大的屋子,离的不远。

                占萍很快就在郑尚宫的寝室内找到了一套太监的?#36335;?#27927;干净,叠整齐的,这让占萍感?#25509;?#25910;获,与大明宫廷一样,朝鲜王宫的宫女和太监也是不能随便往来的。

                当然,大明宫廷有宫女和太监对食的事情,朝鲜宫中也有。

                对食是指宫女与宫女之间,或者是宫女与太监之间结为“夫妇?#20445;?#25645;伙共?#22330;?#36825;是宫女、太监被长期幽禁在宫廷,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怨旷无聊,因而产生的一种现象。

                自汉代至明代,史籍及笔记记载不绝。

                ?#40575;?#26080;妻儿,宫女无夫,两者由此而结成临时伴侣,以?#21487;?#23467;之寂寞。

                ?#25163;?#26126;代,?#40575;?#19982;宫女因相互抚慰而结为对食的情?#25105;严?#24403;普遍,甚至于一个宫女入宫很久而无对?#24120;?#20250;遭同伴取笑为弃物。

                一旦?#40575;?#19982;宫女两情相悦,还有热心而甘当媒妁的人为之撮合。

                究其缘由,则在于宫中低级?#40575;?#26080;力娶妻纳妾,宫女又很少有机会被皇上临幸,?#40575;?#21644;宫女便只有?#32422;?#23547;求安慰,所?#28966;?#25494;之中,怨旷无聊,解馋止渴,出此下策耳。

                明代?#40575;?#19982;宫女之间的伴?#40575;?#31995;,又有菜户之称。

                菜户与对食应是有区别的。对食可以是?#40575;佟?#23467;女之间,也可以是同性之间,且大多具有临时性;而可称为菜户是共同生活,如同夫妻,具有相当的稳定性。

                明朝初年,朱元璋对?#40575;?#19982;宫女之间的这?#20013;?#20026;深恶痛绝并严加取缔,对娶妻成家的?#40575;?#26356;处以十分残酷的剥皮之刑。

                但自永乐而后,?#40575;?#22320;位上升,这一禁令随之烟消云散。史载:宫人无子者,各择内监为侣,谓菜户。其财产相通如一家,相爱如夫妇。既而嫔妃以下,亦颇有之,虽天子亦不之禁,以其宦者,不之嫌也。

                大致类似的史料也见于野史。据《万历野获编》所载,最初因值房?#40575;?#21644;司房宫女接触较多,便逐渐产生感情。?#40575;?#20197;此为基础,往往主动替宫女采办衣?#22330;?#39318;饰及日用杂物,以表达追慕之情。

                菜户在明代宫中是公然允许的,即使是皇帝、皇后有时?#19981;?#38382;?#40575;?#27741;菜户为谁??#40575;?#21482;据实回答即可。

                朝鲜处处效仿大明,在对食这一点上,居然也学。

                ?#40575;?#19982;宫女成为菜户后,唱随往还,形如夫妻。?#40575;?#23545;所爱的宫女固然是?#21355;?#20219;怨,听凭驱使,宫女?#19981;?#24515;疼?#40575;伲?#19981;让他干太多的活儿,而是支使别的?#40575;?#21435;干。

                宫中有些地位低贱、相貌丑陋且又年岁较大的?#40575;?#33258;知不可能被宫女看上,便甘心做菜户之仆役,为其执炊、搬运、浆洗,宫女每月付给他们一定的银两。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善烹饪的?#40575;?#20415;成为追逐的对象,所得的报酬也较多,最多的一月可赚到?#22856;?#20004;银子。

                这些?#40575;?#36523;着沾满?#23601;?#21644;油渍的?#36335;?#32972;着?#19997;穡?#20986;入宫廷,购买一应所需杂物。

                当然,如果对食的宫女地位很高,?#40575;?#20063;能做一些高级工作——?#28909;?#36127;责看管一众两班大臣密谋刺杀太傅大人的秘密誓约这么重要的东西。

                占萍立刻拿了?#36335;?#21435;问一名情绪已经崩溃,有什么话都会回答的宫女。

                “你知道这?#36335;?#26159;谁的吗?这?#36335;?#26159;在郑尚宫寝室中找到的。”占萍问道。

                那宫女想都没有想就道:“那一定是郑英大的。”

                “郑英大是什么人?和郑尚宫是什么关系?”占萍问道。

                “郑英大是郑尚宫的对?#24120;?#20004;个人本来是同乡,郑尚宫凭着姿容得到了殿下的重用之后,郑英大攀上了郑尚宫。”那宫女答道。

                “你现在和我的人去把这个郑英大找来!”占萍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事情的突破口,眼睛一亮。

                那宫女摇头道:“我不知道郑英大在哪儿,他本来也是殿?#40575;?#20013;的,但是这三四日都不曾见到了,也没有听说调到别的宫中去。”宫女回答道。

                占萍闻言,更加确信找到了线索,她本来将主要对象放在李尚宫身上,现在,反而觉得郑尚宫更为可疑了。

                特工的素质就是不会轻易被外表所?#21892;?#37073;尚宫表现的越是诚恳,越是亲近,在占萍看来,反而越发可疑。

                “那李尚宫她有没有对?#24120;俊?#21344;萍又问道。

                那宫女摇头道:“没有,一定没有,李尚宫的性情刚直,平时不苟言笑,和谁都不太说话,不过,殿下很信任她,她本来在光海君的时候,就是宫中的尚宫,在殿下主政之后,大部分尚宫都被清除了,只有她留了下来。”

                占萍无心听宫女说些不重要的线索,点了点头,让人将这宫女带下去,然后对身边的一名女特工道:“全力查找郑英大的下落!”

                “是,队长。”特工一个立正。

                查找郑英大的下落,比占萍想象的要难的多。

                她和贴身女特工很快就找到了郑英大的寝室,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也没有人知道郑英大的下落,这个郑英大,这四天当中像是忽然?#24605;?#33976;发了一般,甚至有人觉得郑英大有可能已经被秘密杀掉了,毕竟,宫中死几个宫女和太监,都是常有的事情,和死几只?#40092;螅?#27515;几条猫啊狗啊的,没有任何?#30452;稹?br />
                “队长,你看。”女特工拿着一套?#36335;?#32473;占萍看,?#36335;?#37324;面裹着几只金元宝,一只一只金元宝都是黄?#30828;?#30340;,每只至少一斤重!

                “队长,一个普通的太监哪里能有这么多金子?就算是那个郑尚宫,再怎么得李倧的宠信,也只是宫女头子,又不是宫妃,即便是宫妃,也不见得有这么多黄金!”女特工道。

                占萍点头:“的确很蹊跷。”

                不过,占萍并没有将注意力都放在黄金上面,而是从几只大金元宝边上,拿起了一串钥匙:“这个郑英大,并不是什么首领太监,只是和郑尚宫对食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钥匙?”

                汉城王宫中,像是宫女和太监的住处,是用不着钥匙的,用钥匙的地方,除非是需要锁起来,那都是宫中禁止人进出的地方。

                女特工摇了摇头,表示无法回答占萍的问题。

                ?#30333;擼?#20877;去审?#35475;?#20010;郑尚宫!”占萍无奈的做出?#21496;?#23450;,要是时间充裕的情况下,她是要制定一个审讯方案,再去找郑尚宫的,可是现在时间来不及。

                “你?#40092;?#36825;些钥匙是用在什么地方的吗?你知道郑英大去了哪里吗?”占萍?#25163;?#23578;宫。

                “我不知道,你们不要怀疑郑英大,他只是普通的太监。如果真的有两班大臣联?#22799;?#23475;太傅大人这么重要的誓约,我都不知道,郑英大又怎么会知道?好知道的话,只能是李尚宫,一定是李尚宫?#23460;?#38519;害我和郑英大,你们千万别听她的。”郑尚宫哭道。

                “你别哭!”占萍压着怒火,一见对方哭了,更觉得这个郑尚宫有问题。

                “你几天没有见到郑英大了?”占萍问道。

                “好几天了,具体几天,我也记不得了。”郑尚宫边哭边摇头,一副失智模样,楚楚可怜,让人看的有点不忍心。

                “李尚宫说誓约就是郑英大看管的!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还狡辩?若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不但你和郑英大的命保不住,所有和你们有关系的人,也将受到连坐。”占萍威胁道。

                “我都说了,李尚宫?#23460;?#38519;害我,嫉妒殿下对我好,嫉妒我升迁的快,我刚才主动给你们提供消息,我是有功的,你们还怀疑我?”郑尚宫十分委屈的道。

                占萍晃了晃手中的钥匙,“那这些又怎么解?#20572;?#19968;个普通太监,留这么多的钥匙做什么?你又不肯说这些钥匙是用在哪里的。”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郑尚宫只知道哭,一副快要被?#21697;?#20102;的模样。

                若不是占萍受过训练,心肠比一般人铁很多,否则一定不忍心再审下去了。

                不过,查探再度陷入僵局。

                与此同时,具宏的府邸中的一群两班重臣已经知道了韦宝的人有所行动,李倧已经被韦宝的人掌控住了的消息。

                占萍在宫中紧张的查探誓约的时候,李倧被林文彪的人控制在朝鲜王宫的门口。

                赵贵人的爹,京畿道的训练大将赵琦则已经向整个汉城下达了,除了王宫和城防,禁止军士外出,并且封锁八面城门的命令。

                这一系列动作太大,具宏等人不可能不得到消息。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35753;?#23567;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31185;?#23569;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21496;?#25253;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明鹿鼎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鹿鼎记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