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kb7vl"></meter>

            第四百五十四章 称王

            作者:冰临神下 作品:谋断九州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2177623.com
                得知杨钦哉翻脸,奚耘先是大怒,下达发兵攻城的命令,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冷静下来,收回成命,改派使者前去解释误会。

                二子奚仞迟迟未悟,跑到帐篷里质问父亲:“杨摸鱼公然背叛,父亲为?#38382;?#24369;?夷陵小城,原本就是奚家的城池,咱们一时腾不出手来,才落到水贼手中……”

                “这都是你的错。”奚耘道。

                “父亲,我什么也没做。”奚仞一头雾水,“只是带兵上路,在城外就遭拒绝,连杨摸鱼的面都没见着,他就在城上射箭。”

                “你当他是水贼,他怎会对你以礼相待?”

                “可他就是水贼,早?#25913;?#29238;亲还曾悬赏要他的人头,而且我也不是傻子,当他的面一直很有礼貌,?#27704;?#27809;胡乱说话。倒是他,在江陵与父亲会面时,?#20204;?#20316;势,好像他是一个多重要的人物。”奚仞越发愤慨,说话时咬牙切齿,手臂不停挥舞。

                奚耘无奈地摇头,“都是我的错。”

                “父亲也没错,全是杨摸鱼的错,他扣押奚援疑和徐础,拒绝借路让我渡江,如?#35828;?#22823;妄为,必是又找到了新?#21487;健!?#22874;仞这时候还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就在徐础的一句话上。

                奚耘脸色微变,“杨钦哉若?#38054;?#21040;新?#21487;剑?#20320;很高兴?”

                “父亲今天尽说?#21482;埃?#26472;摸鱼另寻新?#21487;剑?#25105;有什么可高兴的?只是不惧他而已。”

                奚耘摇头,“此事必有蹊跷,杨钦哉亲往江陵城议?#20572;?#32477;不会轻易反悔。唉,是我一时糊涂,被徐础说得有些急躁,连夜派你前往襄阳——难怪杨钦哉会心生疑虑,我应该先派使者前去请路,甚至亲自去一趟……”

                “父亲!”奚仞愤怒得脸都红了,“咱们奚家的地位虽然不比从前,但也没沦落到要向水贼低头!”

                奚耘还是摇头,奚傥、奚仞这两个儿子都不错,若是天下太平,可做奚家的顶梁之柱,赶上四方乱起,两人却做不了奚家的守护者。

                奚耘耐心地解释:“这不是沦落的问题,天成还在的时候,才有所谓的地位,天成一亡,人人自立,‘地位’只是个虚名,你若是紧紧抱着它,必遭灭亡。”

                奚仞仍不服气,勉强道:“父亲还盼着杨摸鱼回心转意?”

                “我说了,此中必有蹊跷,此事你不要过问,老老实实待在营中。”

                奚仞愤而离去,甚至没向父亲告辞。

                奚耘继续派人前往夷陵城,却一直不能进城。

                午时过后不久,前方传来消息,城门虽然仍然未被叫开,但是奚援疑与徐础却被释放,正在回来的路上。

                奚耘大喜,亲自出营相迎。

                奚援疑骑马先跑回来,一见到伯父立刻跳下马,几步跑来,“徐础……徐础……”

                “慢些说话,杨钦?#31449;?#31455;是怎么回事?”

                “不是杨钦哉,是徐础……”奚援疑越急越说不出来,回头望一眼,见徐础离此不远,于是深吸一口气,说:“徐础当杨钦哉的面,说咱们奚家有杀人、夺城之意,正好赶上二哥带兵赶到,杨钦?#31449;?#28982;就信了他的鬼话,所以……”

                “不用再说,我明白了。”奚耘反而松了口气。

                “全是徐础……”令奚援疑大吃一惊的是,伯父脸上居然露出?#25512;?#30340;微笑,从他身边经过,大步迎向“使者”。

                徐础下马,拱手道:“大事将成,特来报知。”

                “徐先生辛苦,见过宋楚王了?”

                徐础点头。

                奚援疑越发惊骇,跑过来小声道:“恒国公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非常明白,但是我想徐先生必有解释。”

                徐础向奚援疑笑道:“抱歉,让援疑将军受些委屈,但我这么做自有道理。”徐础从怀里取出一印一珠,两手各一只。

                奚援疑又是一惊,“这是奚家的夜明珠!”

                奚耘上前,拿起金球,向里面看了一会,放回徐础的手中,“这颗夜明珠原本是海外献给天成的贡物,张息帝临终前将此珠赏赐给我,奚家视为珍宝,一年前……它落入江王手中,据说他带在身上,从不示人。”

                “正是此珠。”关于这颗宝珠的来历,已有三种说法,徐础无意为任?#25105;?#31181;而争辩。

                “这是何物?”奚耘又问

                “宋取竹的楚王之印,他愿意交出王号,送给有德之人。”

                奚援疑张口结舌,奚耘笑着点头,“徐公子不负所望。”

                “请奚公收下两件信物,我这就去往南军营地,必要让陈将军亲来拜见、称臣。”

                ?#21543;缘取!?#22874;耘拿起宝印看了一眼,仍然放回徐础手中,“他们要奉我?#32972;?#29579;?”

                “宋、杨两位都说,荆州强者,唯有奚家与南军,谁?#32972;?#29579;都行,让我选择,我想南军外来,陈将军久不回家乡,荆州堪称王者,必是恒国公。”

                “我可没说过要称王。”

                徐础笑道:“这就是我的随机应变了,宋取竹与杨钦哉愿意称臣,也愿意发兵援助襄阳,可是都觉得向王者称臣会好一些。”

                奚耘大笑,“徐先生与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是天成之臣,朝廷尚在,陛下北狩,我怎能擅自称王?此事万万不可。”

                奚仞没?#23567;?#32769;老实实”待在营地,听说奚援疑安全返回,跑出来查看情况,正好听见称王之事,忍不住上前道:“沈家小子能称晋王,父亲为何不可?”

                “因为我不是沈家人。”奚耘瞪儿子一眼,示意他退下,然后向徐础笑道:“徐先生还是将这两件宝物送给陈将军吧。”

                “咱家的夜明珠……”奚仞也认出那只金球。

                奚仞喝道:“让你留在营中,你出来做甚?”

                “我……这里是军营门口……”

                “命令就是命令,走出一步也是违命。来人,将奚仞打回去。”

                卫兵领命,自然不敢真动手,奚援疑走到奚仞身边,小声道:“我跟二哥进营,告诉你来龙去脉。”

                奚仞哼哼两声,转身走回营地。

                奚耘道:“我意已决,请徐先生不必多言。”

                徐础露出一丝惊讶,“恒国公若不肯称王,这两样宝物就只能……”

                “送给陈将军吧,他也是朝廷命官,若要称王,奚家不会反对,还会听其调遣。”奚耘上前一步,“陈将军肯定会去助守襄阳?”

                “当然,但他的意思是追随恒国公……”

                “襄阳是荆州之地,奚家守土有责,自然不会推卸,但我仔?#36214;?#36807;徐先生的三重计谋,虽于我奚家有益,却颇失忠臣之节。既然要守襄阳,保荆州全?#31216;?#23433;,那就全力而为,不可三心二意,尤其不可投降异族。”

                徐础脸上更显惊讶,“恒国公……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相信徐先生亦不希望看到奚家投降单于吧?”

                “当然,我原以为这样的做法对奚家最为有利。”

                “唉,对奚家有利,对九州无益,九州若是沦落,奚家亦无力?#26469;妗?#25152;以我思来想去,不如冒险一搏,若能在襄阳挡住贺荣人,不止是救下荆州与奚家,亦是救下九州与天下人。”

                徐础手里托着宝物,不能拱手,只好深点下头,“恒国公心怀天下而不争王号,令人钦佩,令我汗颜。”

                “我非是不愿称王,而是觉得与称王相比,保住荆州才更重要,陈将军部下尽是南兵,该让他称王,以安众心。”

                “既然如此——”徐础收起两件宝物,“我这就去见陈将军,尽快将事情促成。”

                “有劳徐先生,你尽管去谈,只要有利于守卫襄阳,我们奚家义不容辞,什么条件都肯接受。”

                “有恒国公这番话,此?#20081;?#26377;九成胜算,只是……”

                “徐础需要从我这里也拿一件信物?”奚耘笑道。

                “如果能有,自然是最好不过。”

                奚耘想了一会,“奚家的确攒?#24605;?#20214;宝物,但是都不足以表明我的心意,这样,我写一封信吧。”

                “甚好。”

                奚耘请徐础入营,当他的面,亲笔写下一封言辞谦卑的书信,力推陈病才称王主事。

                奚家子弟都在,奚仞与奚援疑看到几眼?#27966;?#30340;内容,吃惊地互相看着,都不敢开口阻止,只觉得恒国公的举动越来越古怪。

                徐础带信出发,要在天黑前赶到南军营地。

                他刚走出帐篷,奚仞就道:“父亲,我们可真是糊涂?#30149;!?br />
                奚耘坐在椅子上,神情略显疲倦,喃喃道:“奚家只剩一条路,走得通,一起活,走不通,一起死。”

                恒国公从未表现得如此绝望与严厉,连奚仞也不敢多嘴,全都将疑惑藏在心中。

                数十里外的南军营地里,陈病才没料到徐础竟然还会回来,而且真的实现所有?#20449;怠?br />
                “他们三家都推我为楚王?”

                徐础指指桌上的印、珠与信,“信物在此,陈将军筑坛称王,他们都会来。”

                “我是两州牧守,朝廷大臣,怎么像能反贼一样自行称王?而且——?#32972;?#30149;才拿起奚耘的信又看一遍,“他的官爵比我高得多,为何不肯称王?”

                “必有缘由。”

                “嘿,当我不明白吗?奚耘是想让我带兵去守襄阳,阻挡贺荣?#22235;?#19979;,我若成功,奚家坐收地主之利,我若失败,奚家立刻从后面发起一击,以此讨好单于……不不不,奚耘根本没做两手?#24613;福?#20182;就是要投降单于,投降之前先立一大功。”

                陈病才看向徐础,“奚耘的计谋瞒不过你,可你还是带信物带我这里,是何用意?”

                “将计就计,我劝陈将军称王。”

                新思路中文网 www.2177623.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35753;?#23567;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25321;?/a>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谋断九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谋断九州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meter id="kb7vl"></meter>

                                <meter id="kb7vl"></meter>